當下的人們總是推崇著各種各色的校花、女神等,對此,筆者頗不以為然。究竟什麼樣的女人才可以成為名副其實的校花或女神呢?相貌模樣固然是一個要素,但僅僅根據這一點來下定論,這只會暴露出世人作為外貌協會會員的短處,而這也正是當代社會的一個通病。下面就跟TOP10排行榜網帶我們一起來見識下民國時期的那些校花們,真實地感受下她們的面容之美、姿態之美、教育之美、思想之美和文明之美。

一、燕京大學校花龔澎

龔澎在重慶時,在周恩來的領導下,成為中共第一位新聞發言人。她在與各國通訊社的交往中,以流利的英語、縝密的思維、機智的反應、美麗的品貌,給外國記者們留下了深深的、幾十年後仍然記憶猶新的良好印象。有的外國記者“因她的魅力而發狂”,有的外國人暗自表示對她的傾慕之情。毛主席對她也是稱讚有加,說她是天生麗質。據說龔澎在周總理手邊工作時,當時實行內部介紹婚姻,男同胞是排著隊來的。

二、美國濱州大學校花林徽因

作為文藝青年心中的“人間四月天”,林徽因的名字已是一段傳奇。1904年6月10日出生的她,似乎天生具備詩人氣質,但卻選擇攻讀建築學。1928年,她選擇與梁思成結婚,而不是新詩詩人徐志摩。在建築學的領域,林徽因成果斐然:她參與設計了人民英雄紀念碑、倡導保護古建築,以現代方法研究古代建築學。但對大多人而言,記住更多的是林徽因的詩,是一個作為詩人身份的奇女子。1953年開始,林徽因與丈夫梁思成一直致力於搶救北京城的古建築,並因衝突導致病情惡化,於1955年去世。

三、北京聖心學堂校花陸小曼

世人知道陸小曼的名字,多半是緣於詩人徐志摩,這對於一個才女,是幸福亦是悲哀。陸小曼出生於1903年11月7日的上海,15歲進入北京聖心學堂,兼有上海女子的明麗活潑與北京女子的秀美端莊,校園裡都稱呼她為“女皇”。更讓人驚嘆的是陸小曼的繪畫天賦,她1926年參加中國女子書畫會,1941年更在上海開個人畫展,新中國成立後兩次舉辦全國畫展。可惜的是,徐志摩去世後,陸小曼一直沒有將自己的才華發揮於世,在個人感情上,也只是與翁瑞午維持“十分尷尬的同居生活”。

四、北京大學校花馬珏

在北京大學風花雪月的歷史裡,馬珏恐怕是最沒有爭議的一位“校花”。1910年馬珏出生於日本東京,父親馬裕藻是魯迅的好友。1913年任北京大學教授、研究所國學門導師;1921年任北大國文系主任,對文學音韻學頗有研究。1933年,馬珏與天津海關職員楊觀保結婚,其時她還沒有畢業。聞知此事,魯迅給臺靜農的心中寫道“……此刻才想到她已結婚,別人常去送書,似乎不太好”。一段若有似無的曖昧情事在此戛然而止,但卻引來後人的無限遐想與感嘆。

五、清華大學校花楊絳

1932年,楊絳成為清華大學研究院外國語文學系研究生。這是重要的一年,在這裡,她認識了錢鍾書,擁有了一座快樂的“圍城”。在個人創作方面,從1953年開始,楊絳陸續創作了《洗澡》、《稱心如意》、《弄真成假》等小說、劇本,更有一部分量十足的譯作《唐吉坷德》。2011年,進入百歲之年的楊絳,開始整理自己的作品,閉門謝客,做一個安靜的老人。

六、浙江女子師範學校校花王映霞

王映霞,中國浙江杭州人,當年“杭州第一美人”。在當時有“天下女子數蘇杭,蘇杭女子數映霞”一說,王映霞一生中的兩次婚事都轟動全城。王映霞晚年回憶稱:“如果沒有前一個他(郁達夫),也許沒有人知道我的名字,沒有人會對我的生活感興趣;如果沒有後一個他(鍾賢道),我的後半生也許仍漂泊不定。歷史長河的流逝,淌平了我心頭的愛和恨,留下的只是深深的懷念。”

七、中國公學大學校花張兆和

在中國公學,當時18歲的張兆和擁有無數的追求者。單純任性的她索性給這些追求者編了號碼:“青蛙一號、青蛙二號、青蛙三號……”作為老師的沈從文當時也身在“青蛙”之中。張兆和找校長鬍適投訴,胡適答:他非常頑固地愛你。張兆和馬上頂回去:我很頑固地不愛他。然而,沈從文一封又一封文筆優美的情書,最終還是打動了張兆和。1933年9月9日,二人宣布結婚。“青蛙”最終成了“青蛙王子”。張兆和對沈從文的創作影響很大,在《邊城》等小說中,更是直接把她作為文學想像的原型。而她本人,也曾發表短篇小說集《湖畔》、《從文家書》等。

八、復旦大學校花嚴幼韻

1925年,嚴幼韻考入滬江大學。1927年,她轉入復旦大學商科,成為首批入該校的女生。她自己也會開車,因為車牌號是“84”,一些男生就將英語“eightyfour”念成上海話的“愛的花”當做她的外號。1929年9月6日,嚴幼韻與楊光泩舉行婚禮,婚禮照片成為上海灘眾多青年男女嚮往的風尚。如今的嚴幼韻現居住在美國紐約,已是五世同堂。她仍然看書讀報,打麻將,烤蛋糕,甚至還能有眼力織補羊毛衫。幾十年來一直沒變的是她仍然穿高跟鞋、用香水。其女兒楊雪蘭說:“我們覺得她就是一個明星一樣的人物。”

九、上海務本女學校花湯國梨

1905年秋,湯國梨入上海務本女學求學,初次接觸新思想新文化,眼界大開,思想更為激進,誓作女中之豪傑。從務本女學畢業後,她開始從事教育工作。起初,她應吳興女校的聘請到吳興女校任舍監,後任教師,不久提升為校長。1912年,中華民國宣告成立,湯國梨同各界婦女100餘人,發起成立“神州女界共和協濟社”,提出“婦女參政要求”,得到孫中山的讚賞與支持。不久,該社創辦神州女學,湯國梨在編輯部工作,並任女校教師。同時又創辦《神州女報》,向民間宣傳婦女必須學習知識,經濟自立,參與政治,謀求與男子同等的地位。1980年7月27日,湯國梨97歲時,病逝於蘇州。

十、上海市立體育專科學校校花沈懷球

體育校花沈懷球就讀於上海市立體育專科學校,這是近代上海惟一公辦體育學校,首批學生為兩年制專修科,主要培養體育師資,之後因日軍入侵上海而停辦。照片上的沈懷球或許是該校第一個也是30年代僅有的一次校花獲得者。